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寻找最美家庭

孙伯镇五埠村 赵同军家庭

时间:2014-05-23 10:09:08  来源:  作者:

执子之手共偕老

——记五埠村赵同军家庭 

264天有多长?有的人看来可能只是一瞬,而对有的人来说那是相濡以沫、患难与共,注定今生携手同行一辈子的永恒。

2005年腊月,正在东平学开车的徐霞一直觉得冷,并伴有头晕、耳鸣,起初没多想,以为是这两天学车累了,再加上正在减肥没怎么吃饭。突然有一天上厕所站起身时,觉得头晕、胸闷、耳鸣,弯着腰稍微缓和了一会,直起身来就感觉右眼失明了,看着太阳变成了碗口大小的黑点,知道坏事了,赶紧打电话给丈夫赵同军,让他把自己带到孙东卫生室,在卫生室里看了看,大夫说:“你还是去肥城看看吧。”

“我没事,这两天就考试了,你给我先开点药,缓缓吧。”徐霞还是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等到考完驾照,正好没事了,徐霞便来到了中医院五官科,说明病情之后,大夫建议去验血。

“验什么血啊,我平常连感冒都不得。”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走进了化验室。

“但愿不是再障(再生障碍性贫血),你赶紧去泰安看看吧。”

什么?!医生的一句话如晴天霹雳打在了身上,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了,软弱无力的徐霞顺着门框滑倒在地,泪水淹没了整个世界。此时,只想对一个人倾诉。

“同,同军,你快来接我吧。”徐霞哽咽着。

坚强的妻子平时很少掉眼泪,这次一定是遇上大事了。赵同军心急如焚的赶到医院,扶起了妻子,一边给妻子抹眼泪,一边问:“怎么了?”

“医生说我可能是,可能是再障。”

“什么?”赵同军惊讶的抢过了化验单,看着白细胞和血小板严重低于标准,他的心里一紧,肯定是吃治牛皮癣的药吃的。原来,八年前妻子身上突然奇痒,起初以为是牛皮癣,就按着牛皮癣来治,后来才知道是“大钱疮”。疮没治好,却惹来了这种病。

赵同军什么都没说,搀扶着妻子坐到车上,直接赶到了泰安八十八医院。

“是白血病,不过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大夫谨慎的对赵同军说。

虽已做好准备的赵同军还是感觉有一把刺刀在心头上不断地绞,很疼。但是一会到病房看到妻子,马上又挤出微笑,“没事,医生说让咱留院观察。”

“你别骗我了,我知道我这个病没治了。”徐霞哭着说,“你走吧,别管我了,让我死在这里。”

看到泣不成声的妻子,赵同军心疼的更是无法言表,“我怎么能不管你呢,就算是家里的小狗生病了,还得治治呢,更何况是你。再说,你不想着自己,也得想想赵凯啊。”

“我的孩子……”一想到赵凯,妻子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

在八十八医院的一个月里,妻子的枕头从来没有干过,每夜每夜都会被泪水湿透。这样下去可不是个法,在这里最长也就能活三个月。看着做梦都在哭的妻子,赵同军眉头紧锁。眼看就要过年了,他决定把妻子带回家,先过完年再说。

2006年春节,屋外烟花四起,爆竹声声,一派热闹的景象。“哎……”已经不知道这是徐霞第几次叹气了,“不知道明年春节我还能不能陪着你们过……”还没说完,徐霞已是泪流满面。

“妈,你别哭了。”儿子赵凯用稚嫩的小手为妈妈擦着泪水,郑重其事的说,“移植我的骨髓吧,咱俩最亲,你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们一家三口永远在一起。”

“儿子……”徐霞抱着儿子痛哭流涕,但在她的心里却种下了坚定活下去的信念。

此时的赵同军却在书房上网,他在搜索治疗白血病最好的医院。共有三家,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天津,一个在上海。最近也是最好的就是天津血液病研究所,赵同军马上收拾东西。

2006年大年初三的夜晚,天上飘着零星雪花,正是全家围坐在饭桌上,一块吃热腾腾水饺的时候,可是赵同军夫妇却在赶往天津血液病研究所的路上。

“同军,咱别治了,我这个病是无底洞,最后不少砸钱不说,还治不好,别再让你们欠着,我……”两行清泪顺着徐霞清瘦的脸庞簌簌而下。

赵同军紧紧握住妻子的手说:“说什么呢,钱没有了可以再挣,更何况咱又不是没钱,就算是卖了房子,砸锅卖铁也得治。我既然领着你出来了,就得领着你回去。”

“M2B白血病,入院准备60万,还得让病人姐妹过来,随时准备配型。”大夫严肃的对赵同军说,“就算是移植成功了,最后还得经过一个抗排期,这个就不好说了,所以你们得做好各种准备。”

“医生说的什么?”妻子试探的问。

“医生说,如果有亲兄妹,骨髓移植成功率很大,只要你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病,把心态调整好了,还有治好的希望。”赵同军握着妻子的手说。

“真的?”妻子的眼神突然一亮,仿佛枯萎的小树突然冒出了绿芽。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安心养病,心里想着我和赵凯,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

“嗯,为了你们我也要好好活下去。”妻子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赵同军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这是一场博弈,赌注是一个人的生命和整个家庭的幸福,但是还是得博一博。

进仓的日子十分难熬,妻子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治疗的痛苦,天天需要输墨水一般黑色浓稠的药水,这种药水第一滴在地上,就会迅速其反应,更艰难的是要面对病友们一天三个半消失于人世的心理压力。

“不敢让她看到,也不敢说,每天都想着法的让她高兴。她也不孬,每天都乐呵呵的,从来没在我面前掉过泪。”

“当时我的心态就摆正了,什么都不考虑了,就想着同军和儿子,我是为他们活的。日子一天一天的混,睁开眼了,就是挣了一天。”

徐霞是痛苦的,她承受了身体及心理的双重压力。赵同军同样是辛苦的,他不仅要安慰妻子,鼓励妻子,还得履行医院的种种规定。

“她的免疫力很低,一点细菌病毒都不能占。给她做的饭、筷子、碗都需要高压锅蒸10分钟消毒,每天我都得背着高压锅送饭,中间高压锅不能碰,一点气不能漏。进仓前必须得过三道门,这三道门一共不到三十米,但是却得耽误半个小时。每进一次门都得消一次毒,换一身衣服,需要全副武装,确保你身上没有细菌病毒之后才让进。进去之后在她吃着饭的时候,我就给她病房进行消毒,每个角落都要用紫外线照,每个缝包括屋顶都得用84消毒液擦。吃完饭还得给她把衣服换一遍,擦洗一下。甚至连大小便都得计量,就这么细。”赵同军笑着向我们介绍,仿佛在说另一个人的故事。这样的事做一天就够了,而赵同军却整整做了264天!

“医院不给提供食物吗?”我们问道。

“她喜欢吃什么,多咸多淡,只有我知道。而且吃的东西都必须是活蹦乱跳的,生的东西根本不行,连水果都不能吃。医院里就是给提供,我也不放心。再说,平时在家都是我做饭,这也是一种爱好。后来她好了之后,医院还请我给其他伺候病号的介绍经验。”赵同军,一米八的个子,高大威猛,在他粗犷的身体里却有这么一颗温柔细致的心,让我们既惊讶又羡慕。

整个医院都是白血病患者,但基本上都是父母照顾孩子,妻子照顾丈夫的,很少有丈夫照顾妻子。一次,赵同军去交钱的时候,前面正好有个给媳妇交钱的丈夫,接了个电话,就拿着钱走了。后来他丈母娘来找,才知道,那个人已经拿着钱回家了,老人破口大骂,骂那个男人没良心,然后直接坐地上哭起来了,全场人都唏嘘不已。

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也有很多人劝他:“她得了绝症,治不好了,你花这么多钱,都可以再换一个媳妇了。”

赵同军却乐呵呵的说:“花再多的钱也买不来一模一样的媳妇。”

“在这264天里,多亏了他这个伺候病号的,真不容易。”感动的泪水再一次从徐霞的眼睛里泛滥。

有一次,正好是赵凯的生日,赵同军夫妇却不能陪着儿子过生日。更不幸的是,中午,正是赵凯许下愿望吹灭蜡烛的一刻,徐霞由于牙龈出血,医院下了病危通知。

“当时她嘴里已经不是出血了,而是一块块深红色的血块子,当时血库告急,眼看着她的脸变成了紫色,用云南白药止血也不行。我心里那个着急啊,一会看看她的情况,一会到电梯门口等血,一看到电梯口开就赶紧上前看看有没有送血来的。急的,都掉泪了。”

热锅蚂蚁已不能形容赵同军此时的心情,怎么办?突然灵光一闪,到哪也缺不了小广告,肯定有卖血的。想到这里,赵同军赶紧跑到医院外面,找小广告,万幸找到了一个大学生和妻子的血型一样。赶紧把他接过来,盯着他,做好抽血之前的准备,直到抽完血才算松了一口气,浑身就像虚脱了一样。此时已是午夜,这才想起自己一天都没顾得上吃饭喝水。

身上的癌细胞全部清理干净了,终于可以配型移植了。妻子的家人都赶过来了。配型结果相继出来了,二妹妹配上了4个点,不符合配型标准。弟弟配了5个点,基本符合标准,一听到这个消息,弟弟就说:“那就配我的,我身强力壮,多抽点也没问题,而且我和大姐血型也一样,配我的就正好。”可是医生说:“先别急,等第三个配出来再说,最好不要配异性的,要不会让患者体内激素紊乱。”

三妹的血型终于配出来了,6个点全符合,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楼层的人都来道喜。可是徐霞却眉头深锁,赵同军知道她是在担心:老三当时孩子才一岁,自己也有贫血,再给输血。而且移植手术也有风险,万一……。

“同军,要不算了,别移植了,有你们俩在我身边我还能挺一段时间,我挺到孩子高考完……”徐霞悄悄跟丈夫说。

“别介,”夫妻俩的对话却被三妹夫听到了,“来之前我们家就商量好了,没那么多事。既然这么巧的配上了,就说明老天让大姐活下去,就一定会有奇迹出现。”

妹夫的话很朴实,却深深打动了赵同军夫妇的心。

移植手术更是十分痛苦的过程,腰穿6次,骨穿12次,然后在大动脉上插入四十多公分的管子,为了维持体内营养,还必须插入17个分管,将营养液直接输到心脏。对于体内都打为零的徐霞来说这已经不算痛苦了, “享受”同样“待遇”的三妹就不一定能受得了了,但是三妹没吭一声,默默地忍受着痛苦,还一直说:“医生这些够吧?不够再多输点,我能挺住。”

抽取干细胞一共用了六七个小时,手术室里的两个人是一小时一小时的挨,手术室外面的一群人是一秒钟一秒钟的挨。赵同军和儿子几乎是趴在手术室门口,仔细听心脏起搏器的声音,那是徐霞和三妹的心跳,声音一急促,两人的心就悬到嗓子眼,一缓和才又放下心。两人一边听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六个小时太漫长,犹如过了一个世纪。

或许是老天听到了两个人的祈祷,又或许被姐妹情深感动了。这次移植很成功,做完手术的两个人就像刚从地狱走了一遭,不过总算是活过来了。

千恩万谢不足以表达夫妇俩的感情,他们决定自己的生日不过了,把这一天作为全家人的生日,那是徐霞再生的日子。从此以后,每年阴历的6月24日,赵凯都要拿着大礼到三姨家,请他们一家人来自己家过生日,这是六个人的生日。“不仅要让我们永远记住三妹的恩情,还要让孩子也记住。”

剩下的日子同样关键,那是身体排异的阶段,病房里有人排到了肝脏,有人排到了肾,做完手术没几天就都过世了。看着渐渐空了的病房,赵同军一家都在担心,每天都在观察徐霞的身体状况,生怕出现一点问题。可能是老天特别眷顾这一家人,排异排在了嘴上,虽然要忍受一嘴的溃疡,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又是一年月圆夜,但今年的八月十五,赵同军一家过的特别圆满幸福,徐霞终于可以出院了,前所未有的喜悦之情都汇成一朵朵泪花充盈在三双眼眶里舍不得离开。从住院至今,整整264天,往事如昨,仍历历在目,可是谁也不想再提,因为这264天实在太痛苦。

“我自己也成为中华骨髓库的一名志愿者了,因为我们亲身经历过,知道治这个病太难了,遇到这种事的时候能给钱的就给,能捐骨髓的随叫随到。”赵同军爽快的说。

“其实总得下来还真没花多少钱,也就花了40多万。”赵同军很满足的说。

“但是为了省钱,他也没少遭了罪,一晚上三块钱的住宿费都舍不得花,困急了就拼两个椅子仰上就睡,你们想想,一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在两个小椅子上睡觉,挤不开啊。最后弄得一个腿毛细血管堵塞,现在成了一条腿粗一条腿细。”徐霞内疚的握住丈夫的手。

“不说了,这都过去了。”

可是“天意弄人”,老天仿佛还想考验一下这一家人的感情,不想让一家人就这样幸福的走下去。徐霞吃的抗排药都是进口的,每一次买都要去天津。这次,药快吃完了,可是徐霞却觉得病快好了,再去天津买药,一个是太远,一个是太贵,就决定去周围的医院看看,没想到还真有,而且很便宜,于是买回家开始服用。没想到,吃了没几天,就觉得腿疼,最后直接下不了床了。到医院看了看,才知道居然是双向股骨头坏死。

这可怎么办?虽然已经历过一次生死,可是如果这次的病治不好,可能将来就只能在轮椅上度过,活泼好动的徐霞怎么受得了。赵同军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广播里有治股骨头坏死病的,就留心听了一下,还真的打过电话去咨询了一下。怀着试试看的想法,赵同军给妻子买了一个疗程的中药。没想到居然有所好转,又吃了一个疗程之后,居然能站起来,慢慢的能走,能跑,甚至能跳健身舞了,虽然走路还是有点蹒跚。

“连医生都说,这是又创造了一个奇迹。”赵同军笑呵呵的说,“经历过这些事,我就觉得很容易被感动,上次看着看着《郭明义》就泪流满面了。现在一看到有这种病的电视剧就赶紧换台,生怕忍不住哭了,一听到心脏起搏器的声音心里就慌。”

“现在都好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医院,这就是最大的幸福。”徐霞微笑着看着丈夫。

“嗯,我也实现了我的诺言,牵着出来,也领着回来了。”

采访完之后,正是夕阳西下,徐霞和赵同军牵着手慢慢的向前走,却越走越高大,影子汇成了一颗红心,印照在我们心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页:孙伯镇孙西村王庆芝家庭
 下一页:关于表彰肥城市“最美家庭”的决定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寻找最美家庭
寻找最美家庭
两副重担一肩挑——泰安市十佳军人妻子田丽
两副重担一肩挑——泰
婚姻登记条例
婚姻登记条例
张莉同志在全市庆“六一”活动上的讲话
张莉同志在全市庆“六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关于开展寻找“最美家庭”活动的通知
  2. 优秀家风、家训、家规展示
  3. 肥城市龙山小学 石锋家庭
  4. 夫妻恩爱典范—孙伯镇西程村邱翠芳家庭
  5. 自强不息典范—石横镇李会敏家庭
  6. 不辞劳苦、任劳任怨—潮泉镇大王村孙衍兰家
  7. 关于表彰肥城市“最美家庭”的决定
  8. 孙伯镇教工站副主任 马纯茂家庭
  9. 孙伯镇五埠村 赵同军家庭
  10. 孙伯镇琶山村 雷桂香家庭
版权归本站所有:北京福彩赛车pk10开奖直播  编号:鲁ICP备10037622号
地址:北京福彩赛车pk10开奖直播  网址:www.guanqiaorc.com
电子邮件:3874062@163.com  QQ:554330570